新華網 正文
重塑網絡“交規”,要給鍵盤俠亮紅燈
2019-10-25 08:02:18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兩個跟網絡暴力相關的話題上了熱搜。鍵盤俠、網絡水軍、噴子……為什么能在網絡上得以形成規模、興風作浪?

  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在《烏合之眾》一書里精辟地分析:“有些人從未渴求過真理,他們對不合口味的證據視而不見。假如謬誤對他們有誘惑力,他們更愿意崇拜謬誤。誰向他們提供幻覺,誰就可以輕易地成為他們的主人”。

  在人手一部手機、人人都可以發聲的時代,任何人都可能成為網絡暴力的加害者和受害者,不分年齡,不分性別,不分職業。在看到一些“不順眼”的事情時,也許人們只是想表現出自己價值觀的光輝,但當思考被情緒裹挾,就只剩下一哄而上的憤怒。這并不是在倡導社會公義,只是一種情緒宣泄而已。

  從網絡平臺角度看,基于人工智能的推薦算法和類似微博等社交媒體出現,意味著人對信息的獲取方式從傳統的單中心主流媒體,轉移到以個人為主體的多中心信息流媒體,這也為情緒化網絡傳播大開方便之門。人們把接受新聞信息的選擇權交給推薦算法,AI會在海量信息源中推薦“想看”和“喜歡”的信息,人們看到有傳染力的信息,加上自己的情緒化評論分享,這個信息就會迅速在社交圈中由同質人群進行二次、三次乃至幾何級數增長的傳播,一旦情緒化經過無數次疊加,進而爆發失控,很容易演化成網絡暴力。

  在網絡世界“沖浪”,人們都希望能暢所欲言,通行無阻,就如汽車誕生之初,街道并沒有人行道與車道的劃分,也沒有車輛左右分開行駛的規則,汽車憑借其動力優勢在人、馬穿梭的街道上橫沖直撞。由于沒有相關規則的約束,事故率可想而知。20世紀初,德國的道路事故傷亡率是今天的60倍以上,這種“野蠻生長”直到成熟的交通規則建立才結束。網絡世界也必須要以道德、技術和規范來制止過度情緒化的表達與網絡暴力行為,像管好交通秩序一樣,網絡暴力的叢林法則可以被“網絡交規”替代和遏制。

  “網絡交規”的第一要義是自律。人們表達權利的邊界,應該止于他人的合法權利。正因為網絡世界表達更容易、傳播更快捷,所以人們在表達之前,得先衡量可能的后果,要尊重大眾認同的價值觀,不以惡同謀,不以丑為美。

  普通人面對網絡暴力是弱勢一方。為防止網絡暴力侵擾,首先自己就要做到上網時控制情緒化表達,避免言辭激烈,不隨意評價他人;其次注意自我保護,防止家庭住址電話、工作單位、學校等個人資料以及個人照片、手機定位等信息泄露,避免受到傷害。如果侵害已經發生,第一時間要保留證據,求助網絡平臺、網管部門,乃至公安機關,尋求保護。

  觀諸當下,對網絡暴力啟動法律追責的概率跟網暴的發生幾率已嚴重不匹配。已有法律界人士指出,亟須一部《反網絡暴力法》出臺,以便有法可依。法律應指導網絡平臺承擔起責任,利用技術手段,打擊在網上煽動情緒和仇恨言論的“鍵盤英雄”,封殺網絡平臺上煽動暴力和仇恨的言論;同時,在政府層面加強網絡信息監管和執法力度。嚴厲查處一些心懷不軌的人,利用網絡隨意發布不符合實際情況的言論。尤其在關乎大是大非問題上,更應該努力做到事前甄別網絡信息真偽,預防虛假信息迅速擴散,盡量確保網絡信息發布的真實性和可靠性。

  我們已經看到網絡暴力生成的清晰路徑:網絡事件緣起之初,往往只是看似無害的感性表達,這種表達一旦過度情緒化,并經過迅速傳播累積疊加,很容易變為極端化網絡暴力。應該高度重視這種給個人和社會造成侵害的網絡暴力,特別是利用部分網民缺乏常識且容易被煽動的弱點,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行為,防止網絡暴力蔓延到現實世界,形成目前奉行西方政治制度的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出現的那種破壞社會和經濟發展的不良事件。對此保持警惕,并加以合理約束,對于社會治理具有重大現實意義。(陳 曦)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秋玥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麻布織就“非遺之花”
麻布織就“非遺之花”
霜降時節 水鄉百姓熏豆慶豐收
霜降時節 水鄉百姓熏豆慶豐收
暢游“粉色海洋”
暢游“粉色海洋”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49422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